欢迎访问呼伦贝尔市教育局网站!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联系我们
今天是:

书名:《格非江南三部曲:人面桃花+春尽江南+山河入梦》

信息来源:呼伦贝尔市教育局 发布时间:2015-12-28 浏览次数: 文字大小:

   

推荐理由: 《人面桃花》——“江南三部曲”第一部。晚清末年、民国初年,一个女子的命运与近代中国历史的悲情交织。格非以他一贯的优雅和从容,通过简单写出了复杂,通过清晰描述了混乱,通过写实达到了寓言的高度。


  《山河入梦》——“江南三部曲”第二部。20世纪五六十年代,梅城县长谭功达的“社会主义新农村”梦想与下放命运、坎坷爱情的尴尬错位。小说以饱满的笔墨、沉静的思索,呈现了个体在时代剧变中的曲折与求索。


  《春尽江南》——“江南三部曲”第三部。作者的笔力收归现实,直指当下。通过谭端午、李秀蓉这对渐入中年的夫妻及周边一群人近二十年的人生际遇、精神衍变,格非深度切中这个时代精神疼痛的症结。

 

精彩书摘:父亲从楼上下来了。
  他手里提着一只白藤箱,胳膊上挂着枣木手杖,顺着阁楼的石阶,一步步走到院中。正是麦收时分,庭院闲寂。寒食时插在门上的杨柳和松枝.已经被太阳晒得干瘪。石山边的一簇西府海棠,也已花败叶茂,落地的残花久未洒扫,被风吹得满地都是。

这个疯子平时很少下楼。只是到了每年的正月初一,母亲让宝琛将他背到楼下厅堂的太师椅上,接受全家的贺拜。秀米觉得他原本就是一个活僵尸。口眼歪斜,流涎不断,连咳嗽一声都要喘息半天。可是,今天,这个疯子,竟然腿脚麻利、神气活现地自己下楼来了,还拎着一只笨重的藤条箱。他站在海棠树下,不慌不忙地从袖子里掏出手绢来擤鼻涕。难道说他的疯病一夜之间全好了不成?
  秀米看见他带着箱子,似乎要出远门的样子,无意问又瞥见手中衬裤上棕褐色的血痕,一时心慌意乱,便冲着前院大叫起来:宝琛.宝琛!歪头宝琛……她在叫家里的账房,可惜无人应答。地上的花瓣、尘灰,午后慵倦的太阳不理她;海棠、梨树、墙壁上的青苔,蝴蝶和蜜蜂,门外绿得发青的杨柳细丝、摇曳着树枝的穿堂风都不理她。

“你叫唤什么?!不要叫。”父亲道。
  他缓缓转过身来,把那脏兮兮的手绢塞人袖内,眯缝着眼睛瞅着她,目光中含着些许责备。他的嗓音像被砂纸打磨过的一样,低沉而喑哑。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和自己说话。由于终年不见阳光,他的脸像木炭一般焦黑,头发如飘动的玉米穗,泛出褐黄。
  “你要出门吗?”秀米见宝琛不在,只得稳了稳心,壮起胆子来问了他一句。
  “是啊。”父亲说。
  “要去哪里?”
  父亲嘿嘿笑了两声,抬头看了看天,半晌才道:“说实话,这会儿我也还不知道呢。”
  “你要去的地方远吗?”
  “很远。”他脸色灰灰地支吾了一声,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
  “宝琛,宝琛,歪头宝琛,死狗宝琛……”
  父亲不再理会她的叫声。他缓缓走到秀米的跟前,抬起一只手.大概是想摸摸她的脸。可秀米尖叫了一声,从他的手底下逃开了。她跳过竹篱,站在菜园里,歪着头远远地看着他,那条衬裤在手里绞来绞去。父亲摇摇头,笑了一下。他的笑容像灰烬,又像石蜡。